463.一夫当关(1 / 2)

西郊皇陵古道上,三匹战马正放蹄狂奔。

狭长的古道被两侧的古城墙和陡峭山壁包护其中,地形之显要只能用“死地”二字来形容。

“郑大人,你可曾感慨过生命是什么?”

“生老病死吧……”

“不,我问的是武将的生命。”

“老爹生前说过,‘十五从军征,八十始得归’。”

“归?那是马革裹尸吧?”

“战胜,还有永无休止的战争在等你。战败,死者家属咒骂你,军法处分你。临阵退缩,史书上定会贬抑你,而后人一生抬不起头来。若幸八十岁仍不死,当看见年轻一辈沙场杀敌,而自己却有心无力,那时比死更难受。”

“对!武将的生命就是如此无奈和荒谬,你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就没有后悔的余地。”

“……”

两个中年武将在给一个年轻将领临阵“补课”,而看他们衣甲鲜明、气势十足的样子,明显能看得出是关东联军精锐中的精锐。

山坡上早已密密麻麻布满的西凉军伏兵自然也看到了三人的身影,第一时间便打出了信号,却并未从山头上向下放箭,而是将他们放了过去。

“来了,是袁绍先锋来了!”

“这三人不就是袁绍手下郑马黄三名将?!快去通报前方,他们必是来支援那文丑的!”

“……”

三人中年轻那个二中听着山顶上传来的嘈杂声,对身边两位老将抱了抱拳。

“谢两位大人的提点,我豁然开朗了!”

既然今天就将是他们武将之路的终结,那么就要有尊严的将他走完。

犹幸有人记得他们的名字,还为他们准备了一个如此壮观的谢幕舞台。

拐过眼前这条山道,便是豁然开朗。

而呈现在他们三人面前的,却是两条孤零零的身影。

其中一个他们认识,正是河北双雄之中的名将文丑。

而另一个高举马上、方天画戟横于膝前的,不问可知,就是他们这些先锋官此行的对手——吕布!

…………

从西园营救弘农王杀出重围到现在,已经有两个时辰了。

文丑现在是有苦难言。

后方的事情他一概不知,离开大队单骑闯关为大军开路之后便再没了消息,就连之前制定好的计划是否在有效的实施都不清楚。

所以当眼前出现吕布那“一夫当关”的身影时,文丑知道,接下来的事情,就只能是赌命了!

不过,他此时算是赌对了,吕布根本不想杀掉他,至少短时间内不想杀掉他!

一人一骑前来,挡在这谷地之中必经之路上,目的只是立威——在西凉军中坐实他“天下无敌”的威名!

在未与真正的吕布交手之前,他也很是干掉了几个“假冒伪劣”的替身,所以还心存侥幸,猜测或许这天下第一武将名不副实……

可现在文丑终于意识到,今天他这个河北名将注定要成为配角,这样还不如直接送吕布一份大礼,稍后吕布只要略微松松手,自己也还有腾挪余地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