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5,酒不醉人(1 / 2)

东方白提起一坛酒,拍开泥封,斟满两个大海碗,给倪昆递过去一碗,双手举起自己那只,笑道:

“今日你我重逢,为兄不胜欢喜,来,先干了这一碗!”

倪昆也不多说,端碗与她一碰,仰脖就干。

咕~~嘟咕嘟咕嘟……哈!

两人几乎同时喝完,互亮碗底,又相视一笑,东方白再次提起酒坛倒酒。

就这样,两人一通豪饮,很快就喝光了整整四坛酒。

倪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这么能喝。

更想不通喝的酒都去了哪里,反正没有半点腹胀之感,汗水也没出多少,酒意嘛,也还没有彻底上头,就是有些醺醺然而已。

东方白酒量俨然也是深不见底,喝到现在,只两颊微红,额头有汗,两眼却是亮晶晶的毫无醉意。

不过随着酒酣耳热,体温渐升,隐有一缕如兰似麝的奇异幽香,自她身上散发开来,缭绕倪昆鼻前。

又干了一碗酒,东方白冲着倪昆嫣然一笑,说道:

“倪小弟你先用菜,为兄去换身衣裳。”

倪昆豪爽地一挥手:“东方兄尽管去,小弟等你来了再喝。”

于是东方白起身离席,换衣裳去了,倪昆也抓紧时间吃菜。

正大口吃菜时,眼角忽见红影一闪,有动人幽香飘来。

倪昆抬眼望去,顿时微微一怔。

却见东方白黑发垂肩,着一领大红长裙,襟口微敞,露出修长玉颈、精致琐骨,以及绣着牡丹的锦绣胸衣。

从胸衣起伏的弧度看来,东方白的胸怀,竟似不逊于身高比她高出两寸有余的祝玉妍。

就在倪昆略显错愕地看着东方白时。

东方白款款行至桌前,凝视倪昆,两颊微红,明眸生波,用清脆动听的女声说道:

“倪小弟,我来了,咱们接着喝!”

倪昆抿了抿嘴唇,喉咙有点发干,连忙灌一口酒下去,问道:

“我现在该称你东方兄,还是东方姐姐?”

东方白飒然一笑,眉梢眼角却又隐含娇羞:

“随便你啦。来,喝酒!”

于是酒战又起。

不知过了多久。

倪昆酒意醺然,却始终保有一线清醒。

他甚至清楚地知道,只要自己愿意,催运火焰血脉,立刻便能将酒意焚净,恢复绝对清醒。

可是当东方白不知怎地坐进他怀中,嘴对嘴喂他饮酒时,品尝到那红唇伴着美酒的绝美滋味,手搂着她纤细柔软的腰肢,他却不想就这么清醒了。

人生得意须尽欢……

但愿长醉不愿醒……

……

午夜。

薄纱帐幔,微微荡漾。

当轻薄纱帐安静下来,帐幔之中,响起倪昆的轻笑声:

“我拿你当兄弟,没想到你居然想睡我……”

东方白以带着浓浓鼻音,仿佛刚刚啜泣过的声线嗔道:

“你这小子,得了便宜还卖乖!咬你哦!”

“停!别咬胸膛,我功夫还没练到这里……好吧,小弟的错,不该调笑东方姐姐。姐姐想要惩罚小弟的话,换这里行不行?”

“……你!亏你想得出来!我看你是想练葵花宝典了是吧!”

“姐姐怕是舍不得……”

“好,便让你瞧瞧我舍不舍得!”

“嘶……”

不知不觉,纱帐再次荡漾起来,直至黎明之前,方才再次平静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